一個深度貧困村的蝶變

——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傾情幫扶利川市野豬坪村

發布時間:2020-01-18 08:56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張國帆 編輯:丁瓊
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傾情幫扶利川市野豬坪村。

記者  張國帆 通訊員 劉峻城 姚源玲

村內循環水泥路和砂石路成網狀交替延伸,將散落在偏遠高山村的6個村民小組156戶人家連成整體。這僅僅是利川市團堡鎮野豬坪村基礎設施建設發生巨大變化的一個縮影。

收割后的阡陌間,仍能看見曾是蔬菜和藥材種植基地,還能感受到村民豐收的喜悅,以及給該村脫貧攻堅帶來的可持續發展的強勁動力。

隨機走訪,所到之處,家家戶戶稻菽滿倉,年豬肉掛滿房梁,貧困戶搬進了新房,喜悅之情寫在村民臉上。村民情不自禁地對駐村扶貧單位的傾情幫扶點贊。

野豬坪村曾經是因道路難行、野豬成群而聞名的深度貧困村,是州、市各級主要領導明察暗訪發現問題突出的后進村。在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的傾情幫扶下,野豬坪村人更多的夢想,正逐漸變為現實。

入戶走訪,對照問題清單限時銷號

對于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9名駐村“尖刀班”成員來說,野豬坪村給他們的第一印象可用“荒涼”一詞來形容。

野豬坪村平均海拔1600米,山高林密,山大人稀,6個村民小組,156戶435人,耕地3175畝,林地9909畝。走訪發現,村里的基礎設施落后,產業基礎薄弱,人居環境臟亂差。

2019年4月初,按照州脫貧攻堅指揮部部署,明確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為野豬坪村的幫扶單位。

此前,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結對幫扶宣恩縣高羅鎮清水塘村,并先后通過省、國家級驗收,圓滿完成了脫貧攻堅任務。

4月初的野豬坪,仍然寒風料峭。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駐村“尖刀班”一行驅車前往該村,了解基本情況,研究幫扶工作。

山大人稀,基礎設施建設欠賬多,基層組織建設戰斗力不強,村民意見大。野豬坪,無疑是塊難“啃”的硬骨頭。

寒風中,身體涼意已渾然不覺:異常艱難的是,重點貧困村當年要出列,工作隊初來乍到,兩眼一抹黑,加之村支書也剛上任,“尖刀班”成員倍感壓力山大。

但駐村“尖刀班”成員已做好“啃”硬骨頭的準備。

強化學習,將學習與實踐有機結合。“尖刀班”成員、扶貧干部分別按照“精通”“熟悉”要求,對現行扶貧政策、脫貧標準加強學習,努力當好惠民政策宣講員、村情民意調研員、致富發展領航員、矛盾糾紛調解員、基層治理指導員、為民服務勤務員。

入戶大走訪,了解村情民意,找準問題癥結。“尖刀班”到村后,先后與鎮、村負責人進行工作對接,與村組干部、黨員代表及退休干部召開座談會,了解村情民情,商討扶貧工作。同時,從2019年4月10日開始,他們利用半個月時間,實行走訪全覆蓋,對沒在家的村民也通過電話訪問,了解群眾需求。

“尖刀班”列出了全村存在的74個具體問題,上報鎮前線脫貧攻堅指揮部,同時逐一研究解決方案,責任到人,限時銷號。明確“一對一”結對幫扶責任,使幫扶工作真正落到實處。

現場辦公,從村民最期盼的難題入手

面對該村基礎設施建設滯后的情況,“尖刀班”入駐該村一周后,村里的道路建設立馬開工。

2019年4月13日,野豬坪村大雨傾盆,但該村的公路建設仍在火熱進行。

一臺修路的挖掘機在荒蕪的山地上開道,徑直停在明家院子。村民驚喜萬分,心想念叨多年的出山路,終于要開工了!

但讓村民意外的是,挖掘機師傅的修路地點是村內的花椒坪,明家院子這里的出山路暫時不會修。

“為什么不修這里的公路?”消息像長了翅膀,幾十名村民短時間內聚攏,將因找錯工地后欲開走的挖掘機包圍起來,并阻止施工。

正在村民家走訪調研的“尖刀班”成員聽聞后,冒著大雨火速趕往現場。

飯要一口一口吃,路也要一條一條修。因工程量大,資金缺口更大,辦法得慢慢想?,F場的解釋工作并沒有緩解村民的激動情緒,村民反而將“尖刀班”一班人圍起來。

“干部的承諾多,落實少,我們也被‘騙’怕了!”現場村民有人拍照,并要求在現場的干部寫下保證書才能放人。

“我們既然是駐村的幫扶單位,就會與大家一道面對困難,克難攻堅。你們渴望修通這條路,我們就盡全力來想辦法!”現場耐心細致做通村民工作后,局長羅永生現場與局領導班子和“尖刀班”成員商定,通過多種途徑解決修路資金缺口,盡早上馬修通村民渴盼的出山路。

修路風波一個月后,在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和駐村“尖刀班”努力下,這條全長1.1公里的出山路正式開工。隆隆的修路聲打破了山谷的寂靜,也讓村民對干實事的駐村“尖刀班”刮目相看。

如今,這條出山路已經修通,村民出山縮短了5公里路程。

自2019年4月駐村以來,在“尖刀班”幫扶下,野豬坪村共硬化道路2.1公里,新修砂石路4公里,改擴建砂石路10公里,所有的村組公路相互聯通,形成環形公路。

“尖刀班”在最初入戶調查走訪時發現,一組大部分農戶還是挑水吃,存在飲水困難。而一組原來有一口1000立方米的水池,因管網埋設和無人管理等原因一直未投入使用。

經過實地勘查,“尖刀班”多次召集一組村民召開小組會,在聽取群眾建議的基礎上,積極向上爭取資金,重新維修取水口、鋪設新管網。干部干實事,群眾也積極參與到管網鋪設、焊接和入戶安裝中。少數農戶因住房修建等原因未安裝入戶水管,幫扶干部就自己借來焊接工具,挨家挨戶入戶焊接,終于解決了一組村民吃水難的問題。

2019年以來,全村共新建水池5口200立方米,維修舊水池3口1830立方米,發放蓄水桶17個,鋪設自來水主管網6000米。

發揮“纏”勁,“纏”來基礎設施巨大改變

行走在野豬坪村,放眼望去,一根根高大的水泥桿代替木質電桿,如列隊的衛兵,整齊地排列著。一組組高壓電線穿過山坳連通山外,讓昔日沉寂的山村有了現代生活氣息。

一組村民周定斌、王洪春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有10畝烤煙、5畝云木香。

“以前的電壓太低,飯都煮不熟。更別說用來烤煙了!”提起以前的電壓,周定斌一臉無奈。

“現在好了,我們組里新增了一臺變壓器,低電壓問題已徹底解決。村里原來有3戶人家借用鄰村的電,現在終于用上自己村里的電了。”

自“尖刀班”駐村以來,全村共新增3臺變壓器,更換了120根老舊電桿,整修了線路。

“尖刀班”成員鐘懋說,野豬坪村電力設施的改變,與“尖刀班”的“纏”勁分不開。

團堡鎮下轄57個村,每個村對電力設施的改造都有不同的需求,改造面廣,資金缺口大。為了改善村里的電力設施,“尖刀班”成員發揮“死纏亂打”精神。鎮里開會時抽空去找供電所負責人“纏”,周末放假回家時,繞道去找供電所負責人“磨”。經不住“尖刀班”的軟磨硬泡,供電所負責人于2019年10月到村里實地踏勘,并決定加大對該村電力設施的資金投入和改造力度。

除了安全用電,在飲水安全、住房保障、通信建設、道路建設等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村支“兩委”與駐村“尖刀班”一起,發揮“纏”勁,引起各級各部門對該村脫貧攻堅工作的重視,并加大對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力度。

村民幸福,從“火車頭”的合力付出開始

對于村黨支部書記何定斌來說,隨著駐村幫扶單位的入駐,他與駐村幫扶成員一道,為村里的脫貧攻堅工作夜以繼日,親眼見證他們的無私付出和村里發生的巨大變化,他跟村民一樣充滿感激。

何定斌20年前外出打工,并將家安在縣城。多年來,他的誠實為人和踏實工作作風獲得企業負責人信任,年薪12萬元。4年前,他決定回縣城發展,開了一家寵物店,年收入也在15萬元以上。

作為基層組織建設軟弱渙散村,為了找到一個村民們信任的領頭雁,時任鎮領導多次上門做工作。

在他猶豫不決時,善解人意的妻子一番話更是打動了這個硬漢:“作為土生土長的野豬坪村人,你如果真心想為鄉親們辦點實事,你就放手去干,家里的事有我呢!”

何定斌處理掉寵物店,于2019年4月5日到村里報到。對于村黨支部書記這個崗位,何定斌也是一名實足的新兵。讓他倍感驚喜的是,4月8日,七姊妹山管理局9名駐村隊員正式進駐該村。

“尖刀班”真心為民辦實事的扎實的工作作風,給村里帶來了巨大改變,為何定斌的工作減輕了不少擔子,并讓他的工作能力迅速得到提升。

“無論村里的大小事,工作隊和村支“兩委”都是商量著一起決定。吃飯、住宿都是合署辦公,決不允許‘兩張皮’現象出現,大家團結在一起,戰斗力和凝聚力強得很!”

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

何定斌自豪地說,除了駐村工作隊與村支“兩委”形成合力,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領導班子對脫貧攻堅工作的大力支持,讓許多難題迎刃而解。

自“尖刀班”駐村以來,明確了工作推進機制,“尖刀班”下設精準識別佐證組、基礎設施建設組、產業發展協調組、人居環境改善組、基層治理和組織建設組5個工作專班,將脫貧攻堅責任落實到人,對全村76戶貧困戶實行掛牌服務。

“尖刀班”一班人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涌現了很多感人的故事。

57歲的宋春祿,是駐村第一書記、“尖刀班”班長。他是“尖刀班”年紀最大的,身患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白天飯前吃藥,晚上睡前打針。雖然是局領導,但他從不搞特殊,跟“尖刀班”所有成員一樣,吃住在村、崗位在村、工作在村。

25歲的甘玉萍,是“尖刀班”唯一的女性,也是家里的獨生女。作為村里的資料員,她很少回恩施市盛家壩鄉下的家,大部分時間奉獻給了村里。正值婚期的她,為了村里的脫貧工作,她決定將婚期推遲到2020年5月。

扶貧“老兵”劉峻城和譚孝兵,將在宣恩縣高羅鎮清水塘村積累的扶貧工作經驗,運用到野豬坪村,分別負責基層組織建設和產業發展。

……

發展產業,為脫貧致富增添強勁動力

基礎設施建設的巨大改變僅僅是脫貧攻堅工作中最重要的一步。要讓村民脫貧致富有可持續的發展動力,則需要大力發展產業。

“尖刀班”成員走訪時發現,野豬坪村地處高山,人多地廣,有發展產業的獨特優勢。于是,有針對性地制訂了產業發展措施。

一方面加強宣傳,鼓勵貧困戶通過大力發展產業脫貧致富。馬蹄大黃是本村優勢產品,鼓勵把大黃作為本村龍頭產品,增加種植規模,提高種植水平。2018年以前,全村大黃種植面積只有400多畝,2019年增加到720畝。

另一方面,加強對專業合作社的指導和幫助。指導兩個專業合作社及一個家庭農場盡可能多吸納貧困人員參與合作社勞動,與貧困人員簽訂幫扶協議,增加貧困人員就業,加強市場主體與貧困戶的利益鏈接。在“尖刀班”指導和協助下,市場主體與貧困人員簽訂幫扶協議46個,人均就業收入達到1萬元。

幫助缺乏資金的香菇專業合作社、富源家庭農場申報獎補資金。這兩家市場主體都是2015年成立的,一直以來發展規模不大,想增加發展規模卻缺乏資金。“尖刀班”了解情況后,加強與州就業局對接,積極幫助申報產業獎補資金。

通過對接聯系專家實地進行綜合考察、評估,分別為這兩家市場主體評定獎補資金8萬元、3萬元。“尖刀班”在此基礎上,指導他們在生產中增加科技含量、擴大發展規模。目前,香菇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向萬勇已到神農架香菇大規模生產基地考察學習新知識新技術,同時擴大基地生產場房,預計2020年可增加香菇生產量25噸左右。富源家庭農場也正在增加土地租賃面積,預計2020年可增加高山反季節蔬菜種植面積100畝。兩家市場主體可增加吸納貧困人員15人以上就業,可增加就業收入15萬元以上,增加村民的土地租賃收入3萬元以上。

與此同時,開展產業清查,對有勞動能力卻沒有產業或就業的貧困農戶,幫助發展產業和增加就業,徹底消除產業就業空白戶。

貧困戶楊某現年59歲,身體健康,有勞動能力,但沒有發展任何產業。經“尖刀班”入戶調查,發現此人有嚴重的等靠要的依賴思想,其房屋前面的土地一直荒蕪,多年未耕種,另外一部分土地租給別人耕種,靠一點租金度日。“尖刀班”通過研究,為其制定解決辦法,一是通過協調將其納入易地扶貧搬遷分散安置,解決住房問題;二是鼓勵其自力更生發展產業和參與就業,通過多次做思想工作,進行扶志教育,其思想大為轉變。

“尖刀班”還幫助聯系大黃種苗和就業單位,到2019年5月中旬,楊某已發展大黃3畝、云木香3畝,并參與專業合作社季節性勞動,到年底可支配收入已達7000多元。

三拒低保,激發村民內生動力

村支書何定斌介紹,“尖刀班”進駐后,一方面大力幫扶貧困戶脫貧;一方面也加大了對國家政策的宣講,鼓勵貧困戶自力更生、勤勞致富,大大激發了貧困戶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

三組貧困戶郭明華“三拒低保”的事,更是在全村上下傳揚。

郭明華現年50歲,家中共有3口人。上有年近七旬、臥病在床的老母親,下有在武漢上大學的女兒。為了照顧母親,他無法外出打工??紤]到他家的實際情況,“尖刀班”在評定2019年的低保戶時,決定將郭明華家納入低保。

當天晚上8時,村書記何定斌上郭明華家征求意見,讓何定斌沒有想到的是,郭明華一口回絕了。

“雖然暫時困難點,但我有手有腳,還能自食其力。你們把這個名額讓給更需要的貧困戶吧!”

何定斌立即將這一情況反饋給“尖刀班”。經過討論,大家一致認為,郭明華家在村內確實是比較貧困的,還是要再做一下他的思想工作。

當晚10時,何定斌再次來到郭明華家做工作,仍然被他回絕。

“他是礙于面子,還是一時頭腦發熱?”面對“尖刀班”成員集體的疑問,何定斌決定當晚第三次去做思想工作。

當晚12時,何定斌再次來到郭明華家,并叫上郭明華的叔叔,幫忙一同前往做工作。郭明華堅定地說,自己拒絕低保,是經過深思熟慮了的,他有信心也有能力讓這個家越來越好!

讓“尖刀班”感到欣慰的是,通過政策宣傳,像郭明華一樣主動放棄低保的還有張定超、楊德春等貧困戶。同時,也有因低保核查等原因對自己不再是低保戶,從不理解到完全接受并全力支持“尖刀班”工作的貧困戶。村民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被激發。

在2019年的核查中,原低保戶熊某被告知當年他家不再是低保戶。他對此一點也不理解,對包組“尖刀班”干部更是不理不睬。在對他做了多次深入細致的工作之后,同時看到“尖刀班”成員對村里的每項工作都堅持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一心為村民辦實事,堅冰,開始在熊某內心融化,他理解并支持“尖刀班”開展的各項工作了。

2019年12月31日,“尖刀班”成員去看望二組貧困戶楊安元。從村委會臨出發前,細心的老宋順帶往懷里揣了一個同事們從宣恩捎來的白柚,往車子后備箱里塞了一個水桶。

“這水桶是干嘛的?”

“現在天氣越來越冷,老楊家住得比較高,他的眼睛又看不到,怕他家的自來水管被凍住了沒水吃,送個水桶提前把水蓄起,做到有備無患。”面對疑問,老宋說。

56歲的楊安元,雙目失明,屬于特困戶。他雖有殘疾,但不等不靠,自己摸索著學會了制作各種家用竹制品和桌椅等家具。

“老楊,在忙啥子?”剛到政府為楊安元新修的安置房外,聽到老宋的聲音,楊安元摸著新房的墻壁很快迎了出來。接過老宋遞過來的柚子和水桶,他連聲說謝。聽聲辨音,老楊對于常來幫助他的3名“尖刀班”成員,竟能一一叫出名字。

老楊說,這幾年國家政策好,給他修了新房,每個月還有600多元補助。

對于自己享受的國家政策,老楊滿懷感激,隨口吟起打油詩:“過去屋上無片瓦,如今新房寬又大。過去鋪蓋麻袋片,現在被褥睡新花。過去野菜當干糧,現在糧食裝滿倉。過去破衣無幾件,現在人人穿新衣。”

態度逆轉,“認可度”到“滿意度”的距離并不遠

“尖刀班”成員劉峻城非常自豪地說,通過大半年時間的幫扶,野豬坪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村民從剛開始不相信我們,到認可我們,再到對我們的工作很滿意。‘滿意度’的直線提升,也是我們最大的驕傲!”

剛進村時,村民對干部意見大,不信任、不理睬甚至“圍攻”干部。如今,無論什么時候見到“尖刀班”成員,村民都笑語相向。更有村民經常將自家蔬菜偷偷地送到“尖刀班”食堂,卻不留下姓名。

五組村民涂一清在剛開始時因為道路修建問題,對“尖刀班”成見很大,看到“尖刀班”干部真心為村民辦實事后,態度來了個180度大轉變。“尖刀班”成員幾次經過他家門口,他硬要將自家年豬肉送給“尖刀班”,表達謝意。

65歲的郭祥禮與30多歲的兒子相依為命。“尖刀班”干部甘玉萍第一次到他家走訪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郭祥禮父子穿著破鞋,衣衫襤褸,對來人毫不理睬。屋內雜物滿地,臭氣熏天,無處下腳。

“尖刀班”成員幫他家打掃衛生,并為其購置新床新衣。當甘玉萍第二次再去走訪時,發現又恢復了原樣。

“尖刀班”為此召開專題討論,為其申請了低保、危房改造等政策,并多次入戶與他交流,幫助打掃衛生。如今,他家的衛生習慣得到徹底改變,父子倆也判若兩人,見人便笑臉相迎。

郭祥禮說,他的幸福生活是“尖刀班”成員給的,2019年,他種植的大黃賣了3000元。他說他還要做一面錦旗,送給這些好心人。

(本版圖片均由湖北七姊妹山管理局提供)

責任編輯:丁瓊

熱圖點擊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