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旅游>>美食特產

莼菜與沈宏非

發布時間:2016-06-30 11:20 作者:胡麗華 編輯:曹賢煒 瀏覽:0次

胡麗華

就如同好詩在唐代已被詩人寫盡了一樣,沈宏非的《寫食主義》同樣把美食寫盡了。東西南北、七十二行、老少男女看了都會口水肆意引起精神和物質的強烈共鳴,激發對美食的向往。所以這本書只能捧著新書看,舊書上一定有不少的口水。

看過沈宏非的書,再看見沈宏非的人,不由得忍俊不禁:愛吃的人都胖吧,沒想到沈宏非那么胖。胖得不見了脖子,腦袋好像直接長在了肩膀上。聯想到蔡瀾先生描述他“像一尊彌勒佛”只感到更加好笑。不過,與彌勒佛不同的是,沈宏非下巴上多了一小撮胡子。胖也情有可原,如果不是嘗盡了天下的美食,絕對寫不出能譽為美食的百科全書的大作《寫食主義》,也不會被美食界冠以“饞宗大師”的稱號。

那天胖胖的饞宗大師沈宏非在一幫美女的擁簇中緩緩而來,美女們全都裝扮精致,沈宏非卻是素衣布衫,灰色的中式上衣上搭了一條黑色的棉麻圍巾稍顯時尚。沈大師中庸的表情高冷的眼神,不像蔡瀾先生那般和藹可親。對于一道道上場的菜品也沒有表情和感情的透露,也許是閱菜無數,犀利的舌頭更加挑剔了吧。美女多了,沒有喝酒沒人說話,有點安靜,我漸漸感到了饞宗大師“吃人”的含義。

“上面是天然的果膠,劃不掉的。”看身邊美女想弄掉莼菜上面的果膠,沈宏非笑笑說。“莼菜是我國江南的名菜,它不僅是味道鮮美的水生蔬菜,而且還有很高的藥用價值,豐富的多糖是較好的免疫促進劑,可以抑制腫瘤的發展和產生。”桌上的轉盤加快了速度,每個人的目光都注視著用玻璃碗裝著的莼菜。這天,莼菜是傳統的恩施家常吃法:涼拌。

“古人對莼菜的風味十分推崇,琉璃碗盛碧玉光,五味紛錯生馨香。出盤四座已驚嘆,舉箸不敢爭先嘗。淺斟細嚼意未足,指點杯盤戀余馥。但知脆滑利齒牙,不覺清虛累口腹。”大師果然是大師,語驚四座。他緊接著又說:“我們江浙一般是做羹,有‘莼羹鱸膾’為證,這種涼拌保留了晶瑩果膠的原狀,滑爽開胃,我也是第一次品嘗。”轉盤旋了兩圈,玻璃碗就見底了。

“文人們品嘗抒發情感的都是江南水鄉的莼菜,葉圣陶吃的莼菜‘是從太湖里撈來的’,歐陽修‘莼菜鱸魚方有味,遠來猶喜及秋風’品的是真州莼菜,而杜甫‘鼓化莼絲熟,刀鳴膾縷飛’描寫的是西湖莼菜,大畫家鄭板橋‘惟有莼鱸堪漫吃’是在揚州。而真正莼菜之都,隱藏在恩施崇山峻嶺的清江源頭利川市佛寶山中。佛寶山海拔1400米,山泉清澈,林木蔥郁。這里的莼菜傳說是古代山神所賜,果膠豐富,滑嫩如魚髓、瓊脂,還有獨特的硒含量,應該是莼菜中的最佳品種。涼拌只需要把莼菜洗干凈,一定要清洗干凈。在滾開的水里撈一下,涼下來以后,放鹽、蒜末、姜末、醋、生抽、糖,最后撒一點蔥花。這樣避免了高溫烹飪,蒜末和姜末調和了莼菜的豐膩,讓它保留了原始的鮮嫩。”接著沈宏非的話尾,我底氣很足。順手把玻璃碗又轉向了沈宏非。氣氛貌似不熱烈,只是大家吃得更加起勁了。

近年來,這位饞宗大師也跨界做起了主持人,他與華少相約“荒島書局”,與我們分享好書。他似笑非笑慢條斯理,身邊總有一群美女,看他的節目很養眼。我們也接受了他的建議,用莼菜來做羹,得到越來越多的人喜歡。

責任編輯:曹賢煒
.重庆时时彩